尚游您的位置: 永盈会 > 尚游 >

住移动帐篷游猎东非

发布时间:2015-02-26 16:27:00   来源:朱力钧    浏览次数:306

每年7月到10月,200多万只野生动物组成远征大军,从东非的坦桑尼亚自南向北进入肯尼亚的马塞马拉自然保护区。路途中,上演着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生存搏斗场景。

央视从2012年开始对东非野生动物大迁徙进行直播报道,直升机紧跟着动物拍摄。其实,有一种观看动物迁徙的旅游方式,不必跟着动物奔跑,动物们自会跑到你的面前喝水、进食,甚至厮杀。那就是入住移动帐篷——根据季节和迁徙路线,隔一段时间换地方驻扎。


1.jpg

位于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交界处的安博塞利国家公园,斑马混在角马群里吃草。徐征泽/摄


肯尼亚豪华版帐篷

因为这种已持续数万年的动物大迁徙,再加上虽不迁徙,但数目庞大、四季可见的大型食肉动物,肯尼亚成为观赏野生动物的旅游胜地。

通过移动帐篷行走肯尼亚,是经典又私密的游猎旅程(专有词汇safari)。“移动帐篷”并不是每天移动地点,而是在不同季节根据动物迁徙的情况选择特定的地点搭建。例如:每年1月到3月,观看迁徙最好的地点是坦桑尼亚塞伦盖蒂的南部短草平原,这时移动帐篷就搭建在南部;当角马迁徙大军迁徙到塞伦盖蒂北部的时候,南部移动帐篷就会关闭而在北部重新搭建。


2.jpg

肯尼亚纳库鲁湖的火烈鸟,这里是火烈鸟的天堂。徐征泽/摄


移动帐篷最大的优势在于能“零距离”接触动物。这里没有铁栏,住在里面能感受到角马在周围走动,而你在它们中间,这种体验是住奢华酒店无法媲美的。

其实,不少移动帐篷设备之齐全、服务之舒适已接近豪华酒店,舒适大床、抽水马桶、洗脸盆、淋浴室一应俱全,融合了非洲和欧洲殖民地风格。有的营地确保员工对客人的比例为21,每一天,衣服洗熨好送到营前,早午晚三餐由专业厨师主理。黄昏,在夕阳下享受一杯葡萄酒或鸡尾酒,然后就着夜色和大自然共进晚餐,在篝火旁细看星光。这时,帐篷内已准备好热水淋浴,挂好蚊帐,甚至在微冷的夜里会预先放上备好的羽绒被和暖水袋。

 

坦桑尼亚动物无疆界

要体验移动帐篷,除了肯尼亚,坦桑尼亚也是不错的选择。美国《福布斯》网站不久前刚刚报道了坦桑尼亚的移动帐篷。


3.jpg

坦桑尼亚塞伦盖蒂游猎营地为游客提供面积不大的步入式帐篷


坦桑尼亚有16个国家公园和23个自然保护区,占坦桑尼亚国土面积的28%。如果你是看着《动物世界》长大,或者痴迷于非洲纪录片,那么坦桑尼亚塞伦盖蒂国家公园绝对是梦想之地,它是非洲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之一。除了动物,宽阔的塞伦盖蒂平原同样令人着迷,烈日下的大草原一直延伸到远处金黄的地平线。大雨过后,金色草原会变成一望无际的绿色地毯,点缀着斑驳的野花。这里还有绿树重生的山丘,高高耸起的白蚁丘,有无花果树沿岸排列的河流,以及满是尘土的橙色金合欢林。

坦桑尼亚的魅力之一,就是这里的国家公园和城市之间没有任何围栏。所有动物都依靠湖泊、山脉和森林等天然屏障区隔在不同地域中。坦桑尼亚也不存在什么野生动物管理,不会去监控大象等大型野生动物的数量,不会因它们的数量超出塞伦盖蒂国家公园的承受能力就对外售卖或选择性地杀掉一部分。坦桑尼亚任由野生动物自由生长,大家认为大自然自会在必要的时候调控好一切——也许是通过干旱或者降雨的方式。

到这里来的游客,冲的就是这里大量动物聚集的场景,被誉为“地球上最壮观的表演”。塞伦盖蒂国家公园总面积达14763平方公里,每一间林间小屋的最佳到访时间都不一样,需要视其所处地理位置和角马的迁徙路线而定。但入住流动营地的帐篷,任何时间都是绝佳的游览时机。

 

与世隔绝的游猎营地

比如塞伦盖蒂游猎营地,运营方为坦桑尼亚游民公司,营地每次会在一处地点停留几个月,然后转移到下一处动物聚集地。“流动营地能让你感受真正的原野。你坐在这里享用午餐和晚餐,几米外就有数千头角马在吃草。”营地导游伊曼纽尔·涅瓦向游客介绍,“迁徙并非固定不变,动物会不断移动,寻找牧草和淡水。当它们发现所处地区已无法满足需要时,就会转向另一处,但这不意味着它们以后不会再回来。”

营地里的帐篷处于荒郊野岭的中心地带。塞伦盖蒂游猎营地官网将帐篷描述为:提供“出色的伴侣和放松身心的舒适感,而不是为了豪华而豪华……只为让游客感受非比寻常的野外生活,获得极致体验……而又不会破坏多年来一直对我们启发颇大的自然环境”。

塞伦盖蒂游猎营地只有6顶开放式设计的步入式帐篷,面积不大,布置简洁。由于营地中没有自来水,“水龙头”接引自一种不锈钢材质的水管,分别装有热水和冷水;洗澡则要使用浴桶,而且得提前预约。由于营地没有电力,只能提供热敷毯让人睡在上面取暖。灯泡在白天充电,夜间使用。所有鞋子包括拖鞋都要一直存放在帐篷里,以免被土狼叼走。

没有互联网,没有手机信号。你没机会通过网络来晒当天拍摄的动物照片。而这样也好,可以让自己的心沉淀下来,品尝一杯当地酿制的啤酒,玩玩当地的一种宝石棋类棋盘游戏,读本书,跟同团游伴或营地里的访客进行互动。早餐时有河马相伴,夕阳下品尝鸡尾酒时有牛羚作陪,晚餐时则与营地的伙伴们享用当地特色食物,这种感觉,让游客们颇为惬意。


5.jpg

 

6.jpg

7.jpg

肯尼亚豪华版帐篷,入住体验和酒店无异,更多一种融入自然、与野生动物共存的新鲜感。


中国人成“游猎”新贵

这种东非国家的游猎旅行产品非常受中国人欢迎。据相关旅游网站统计,20133月至4月间,江苏无锡地区预订肯尼亚线路人数同比增长60%,销售额同比增长70%。价格则涨了两成左右——2012年多数线路在1.8万元到2.4万元,2013年则上涨到了2.1万元到3.2万元。

肯尼亚旅游局中国代表处工作人员向《环境与生活》杂志介绍,中国游客多选择7月到10月的大迁徙季节去东非,入住帐篷酒店是一个卖点,基础价多在3万元左右,如中国国旅的“肯尼亚9天野趣之旅”。而高级定制能上到5万元甚至20万元。由于非洲游猎产品近几年的升温,旅游机构也在线路上做了更多调整,以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如携程推出“肯尼亚、坦桑尼亚14日”高端非洲游猎产品,售价高达17.9万元。该线路比普通产品延长了4天左右,其中9天都以顶级移动帐篷为宿营地,让游客白天看动物、晚上看星星,还可乘坐小型私人飞机空中游览。 


9.jpg

移动帐篷据点根据季节和动物迁徙路线而定,也许几个月后就换一个地方。


但是2014年却是非洲游落寞的一年,由于西非埃博拉疫情暴发,导致游客人数骤减。肯尼亚旅游局中国代表处工作人员说,肯尼亚的游猎之旅也大受影响,这让肯尼亚旅游局大感冤枉,因为肯尼亚距离塞拉利昂比法国距离塞拉利昂还远,他们多次澄清肯尼亚没有埃博拉感染病例。同时,他们还对西非疫情区进行封锁,加强医疗部署。

值得一提的是,从20144月起,去往肯尼亚的中国游客可办理30天落地签。


【延伸阅读】

东非迁徙大军“三剑客”

 

奔走3000公里的角马

提起东非大草原的动物,很多人会想到角马、斑马和瞪羚。

大自然的物种进化过程,让角马、斑马和瞪羚各取所需,形成了天然的盟友,它们共同组成200万头的迁徙队伍,从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向肯尼亚的马赛马拉自然保护区北进。


4.jpg

行走在安博塞利草原上的斑马


如果你到非洲旅游,几乎在所有国家公园都能见到角马。角马的样子长得很怪,它有一张长长的马脸,一条长长的马尾巴,头大肩宽,头上长着一对弯弯的牛角,很像是水牛;但后腰纤细,比牛苗条,比较像马,下巴留着一撮儿山羊胡子,身上绘有羚羊的“纹身”。整体来说,长得牛头、马面、羊须,像是把几种不同动物的肢体“混搭”而成,实在是很难用美来形容。

其实,角马的学名叫牛羚,是一种生活在非洲草原上的大型羚羊。它们个头硕大,体重可达270公斤,一般寿命在1520年左右。角马主要以草和树叶为食,哪里有好牧草,角马就会迁徙到哪里。

角马的迁徙活动,要经过两个国家——坦桑尼亚和肯尼亚。角马迁徙的大概路线,与两个国家自然保护区的边界基本重合,距离约3000公里,并且年复一年地在非洲大草原上作顺时针运动。


8.jpg

安博塞利国家公园里的野生豹    徐征泽/摄


面积只有塞伦盖蒂约十分之一的马赛马拉,很难维持几百万头角马3个月的生活,等到沿途的青草被啃食殆尽,寻找新的草场又迫在眉睫。于是,在11月坦桑尼亚短雨季来临前,角马们又开始离开马赛马拉,向南迁徙折返,重回塞伦盖蒂草原,展开一个新的轮回。

 

同盟军斑马和瞪羚

在浩浩荡荡的迁徙途中,角马还有一支20万的同盟军——斑马。斑马和角马有共同点:体型较大、吃草、沉默寡言,它们尊崇团体合作,都有一副好口齿和好肠胃。

为什么斑马甘当大迁徙军团的先锋呢?这和它们的生活习性和御敌本能息息相关。斑马喜欢吃高大的干草,角马喜欢吃低矮的绿草,当斑马从草原上走过以后,草原上的草,就只剩下半部分了,而随后跟上的角马,正好很方便地吃到它们喜欢的部分。所以斑马和角马加在一起,它们经过的地方,草都被吃得干干净净。同时,角马有着超级灵敏的嗅觉,可以闻到几十公里外水草的信息,准确地找到新草场;而斑马却有锐利的目光、敏感的听觉,可以随时发现危机,向角马及时发出警报。


10.jpg

徐征泽/摄


迁徙大军中的“三当家”是瞪羚,瞪羚家族的迁徙部队虽不及角马那样庞大,但也有近50万只左右,它们身材娇小,体态优美,纵身一跳可高达3米,跨度9米,是迁徙军团中的压阵官。

在非洲草原上,瞪羚的速度仅次于猎豹,以每小时80公里的速度,跑下1小时都不觉得累。斑马和角马作为先头部队和主力军离开后,偌大的东非大草原,几乎就像被割草机割过一样;但当大部队离开后,草原又会在很短的时间内,长出浅浅的嫩草,而这正是瞪羚最爱的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