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污染防治项目您的位置: 永盈会 > 水污染防治项目 >

拔污染毒瘤,还碧水于民:常德津市为西毛里湖生态还债

发布时间:2018-05-31 11:22:43   来源:吴燕芳    浏览次数:306

◎本刊记者  吴燕芳
【常德市津市市西毛里湖,是湖南省最大的溪水湖、第二大天然淡水湖。曾经过度的养殖和加工业开发,让沿湖十多万居民喝不上干净的饮用水,易地挖井都解决不了喝水难问题。自2013年起,当地环保部门经过多年努力,采取多种“铁腕治理”手段,终于成功守住了一方湖水,还碧水于民。《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不久前赶赴西毛里湖,采访了津市市环保局和西毛里湖国家湿地公园管理处,了解当地的治水之道。】

远眺西毛里湖 周献坤/摄 

围绕“拆退治建”四字诀下功夫

湖南省常德市津市市天然湖泊西毛里湖,是沿湖十几万人的饮用水水源地,同时也是该市与邻近各县近百万人的饮用水备用水源地,上世纪90年代以前为Ⅰ类水,但后来因养殖和加工业的大力发展及生活污水直排,水质被污染。所幸,2013年,西毛里湖被列入“国家水质较好湖泊生态环境保护总体规划(2013-2020年)”名单,同时被列为“湖南省十大环境工程”中重点湖库水环境保护工程,开启了全面治理模式。
自2013年下半年以来,津市针对西毛里湖修复共实施了115项规划项目,总投资6.02亿元。经过5年的治理与保护,西毛里湖及其主要入湖河流水质明显改善,由劣V类提升到Ⅲ类,一级水源保护区达到了Ⅱ类,湖泊生态环境健康状况趋于良好。
津市市近5年保护和治理西毛里湖的过程主要围绕“拆、退、治、建”四字诀下功夫。

 西毛里湖主要入湖溪流之一宋家坪溪生态拦截工程航拍图

拔除水源污染的产业毒瘤

“拆”即拆除,津市“咬住污染的源头不松口”,从源头上清除了污染西毛里湖水域的一系列产业,如渔业和藠果加工。
津市市环保局在上级政府的支持下,将西毛里湖水域功能由“渔业用水”调整为“饮用水源”,名正言顺地拆除了湖体中的所有网箱,共1.19万口,还有围栏1.7万米;当地全面禁止投肥养殖,开启“人放天养”模式。《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乘坐快艇环湖一周,并未在湖区内发现网箱的踪迹。这种操作模式将困扰湖区居民长达二十几年的渔业污染“大毒瘤”彻底拔除。

 西毛里湖网箱拆除前

 西毛里湖网箱围栏拆除后

津市的白衣和保河堤两镇被称为中国的“藠果之乡”,藠果生产和加工是沿湖两镇的支柱产业,曾经繁盛一时,但藠果加工产生的废物废水直排入湖,每年都会导致季节性重度污染。这些年,津市共关闭并拆除饮用水源保护区内藠果加工企业10家,拔除了西毛里湖污染的第二大“毒瘤”。《环境与生活》记者走访时发现,沿湖的藠果厂均已铁将军把门,厂区内静悄悄,杂草窜得老高,早已没有生产加工迹象。
与“拆”同步进行的还有“退”,即退养、退耕、退牧。“退养还清水,退耕还洲岸,退牧还候鸟。”津市市环保局副局长蔡小玲介绍,退耕包括退塘和退田;退养则是将离湖岸线1公里以内范围划定为畜禽禁养区,关停禁养区内的养殖企业。近5年里,津市累计退还水面15000多亩;258家畜禽养殖企业退养。记者与津市环保局工作人员泛舟于西毛里湖,只见湖岸边莲叶田田、菱角葱葱,连绵不绝。还有水鸟时而划过水面,悠然自在。

 珍稀物种苍鹭在西毛里湖落脚

农户用“绿色存折”换生活用品

要还西毛里湖一湖清水,津市在“治”上下了不少硬功夫。蔡小玲告诉《环境与生活》,治即治理和防治,具体说就是实施流域生活垃圾、餐厨垃圾、污水治理和畜禽养殖污染防治。
蔡小玲介绍,西毛里湖沿湖原共7个乡镇,零星分布而居,农村和集镇的分散分布状况,给垃圾收集和处理带来了挑战。津市市在学习和摸索中,采取“户分类、村收集、镇转运、市处理”的模式,并创新性地推行“绿色存折”制度,想方设法提高民众参与垃圾科学分类与处理的积极性。
记者一行来到毛里湖镇万家村,参观了村里的生活垃圾分类回收站,回收站由两排呈L型的蓝色铁皮屋组成,进门左手边是生活垃圾分类回收的存放处,墙上有牌子明确标明每个箱子应该存放的类别,如废旧衣鞋、其他垃圾、有害垃圾(电池、灯管、日用化学品等)。在隔壁的“绿色银行兑换点”,“绿色存折”设计成银行存折模样。
毛里湖镇副镇长曾楚汉告诉记者,“绿色存折”一户一折,记录了农户垃圾分类回收的积分等,农户们可以持存折用积分换取一些生活用品,如暖水瓶、蚊香、肥皂等,这种方式可以鼓励村民参与垃圾分类减量。

 毛里湖镇副镇长曾楚汉向《环境与生活》杂志介绍该镇的环境卫生考核制度    邱佳/摄


他还指着门口墙上的“毛里湖镇万家村2017年度环境卫生考核公示”向《环境与生活》记者介绍,全村的垃圾分类回收处理都纳入评估。其中有些条目作了标记,曾楚汉解释说做了标记的都是在垃圾分类回收中表现不佳的村民,群众可以互相监督,形成良好的垃圾分类回收和处理的习惯,保护周边环境。

津市市的垃圾分类收集车,车上有明显的分类标志    邱佳/摄 

 毛里湖镇万家村生活垃圾分类回收站    邱佳/摄

津市推行的“绿色存折”制度,一户一折,记录村民垃圾分类的积分。    邱佳/摄 

针对农村生活垃圾,蔡小玲还给记者列举了一些数据:沿湖每个乡镇都配建垃圾中转站,共7座,建设了垃圾废品收购站34座,消纳有机垃圾的沼气池有2000口,实现了沿湖农村生活垃圾处理全覆盖。记者走访时发现,垃圾转运站一般离村庄有一段距离,白墙灰瓦,从远处看,像二层小洋楼,走近看,“垃圾转运站”五个金色大字赫然在上。

白衣庵垃圾转运站    邱佳/摄 

针对农村餐厨垃圾,津市也有一些妥善的处理方式,如在人口集中的农村集镇,按照城市处理餐厨垃圾的模式,建设农村集镇餐厨垃圾处理站4座,建立餐厨垃圾收运网络和有机肥营销网络,餐厨垃圾处理能力达到4000吨/年,在实现集镇垃圾干湿分离基础上实现减量化处理和资源化利用。
  
市场化机制处理生活污水

农村生活污水污染处理方面,津市引入市场化运作机制,按照“设计,建造及运营”(DBO)模式,在沿湖建设集镇污水处理站12座,还有1万多口三(四)格净化池和化粪池,使5万多人受益,基本实现了流域生活污水处理全覆盖。
津市市环保局副局长葛雷告诉记者,保河堤集镇污水处理站是该项目第一批建设并投入使用的处理站。记者一进保河堤集镇污水处理站大门就看到主楼前的院子里种着一池子水生植物,还以为是寻常绿化景观,经葛雷介绍后,才发现其中玄机:在郁郁葱葱的鸢尾花丛中,有粗大的白色水管铺设其中。花池子其实被称为“E-CRI(生态人工快速渗滤技术)渗滤池”,主要功能是通过池中E-CRI专利填料上附着的微生物,对污水中的污染物质进行生物降解、吸附,并通过鸢尾花等植物根系进一步吸收污物,使处理过的水能达标排放。E-CRI技术是运营单位湖南新瑞池生态环保有限公司研发并申请专利的生态友好型高效污水处理新技术。

 E-RCI渗滤池里的水生植物长势茂盛    邱佳/摄

“渗滤池的核心是采用渗透性能较好的天然河沙、陶粒、煤矸石等为主要渗滤介质代替天然土层,从而大大提高了水力负荷,增加了实用性。池中所植鸢尾为多年生草本植物,根部有块茎或匍匐状根茎,适应性强,繁殖能力强,它既能适应水生湿地环境,也能在旱地生存,是我国大江南北湿地、公园和庭院常见的绿化植物,种植成本低。”葛雷说。
与渗滤池相连的“CASS池”,是位于浓缩池、格栅池和调节池后端的重要污水处理单元。技术员吴金刚告诉《环境与生活》,CASS全称是“周期循环活性炭污泥法”,是在序批式活性污泥法(SBR)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即在SBR池内进水端增加了一个“生物选择器”,实现了连续进水(沉淀期、排水期仍然连续进水)和间歇排水,这个反应池由预反应区和主反应区组成,对难降解有机物的去除效果更好。
葛雷介绍,沿湖的保河堤、渡口、李家铺、棠华、白衣、石板滩等12座污染处理站,污水收集管网总长度50多公里,日处理污水总量达5400吨,最大污水处理站日处理能力1300吨,最小的也有200吨。

进养猪场仿佛到了医院

对非禁养区的养殖粪污,津市也有独特的解决之道。葛雷介绍,禁养区(即离湖岸1公里范围内)内的养殖企业被严格关停,而离湖岸1公里以外的限养区、适养区内,有195家养殖场(户)在政府引导下推行“设施建设与生态种养”相结合的粪污治理模式,当地更是探索出“以粪养蚯”的治污新模式。一方面,养殖场(户)建设污水处理设备,使污水达标排放,另一方面,一些养殖场按照“猪粪—沼液—牧草”及“以粪养蚯”的生态种养模式,变废为宝,使原本“谈粪色变”的状况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污秽的畜粪滋养了高附加值的牧草、莲子、蚯蚓。
记者到当地某养殖场走访时发现厂区外绿树成荫,青草高过人腰,工人和访客进入厂区都需要经过严格的消毒程序,访客也需要穿戴一次帽子鞋套等,以防带入病毒。要不是门口的牌子上黑色大字明明白白写着,真怀疑自己看到的是医院而非养猪场。

生态工程改善人居环境

葛雷告诉《环境与生活》,西毛里湖环境的改善还得益于“建”。“建”即建设,就是对入湖溪河进行疏浚清淤,建设生态拦截坝和入湖河口湿地及生态涵养林等。西毛里湖是溪水湖,湖水主要由上游的8条主要溪流注入,津市发动民众投工投劳,开展溪沟清淤工程。据统计,2013~2016年,民众投工投劳总额5468万元,进行沿湖垃圾清运、植树造林、溪沟清淤等。葛雷副局长带记者参观入湖溪流宋家评溪下游河道时介绍,几年前那里曾是臭水沟,而展现在记者眼前的是微风轻抚下的碧波涟漪,河道两旁白墙青瓦的民居与河岸边的绿柳、葱翠的青草地相映成趣。

 宋家坪溪上游河道原貌图

 宋家坪溪上游河道现状图

记者后来看到此处治理前的原貌图:河沟里水浊不可见底,呈黄色或黑色,淤泥也呈黑色,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和藠果加工废弃物在沟中随处可见,唯一的绿意就是坑坑洼洼的坡岸上几丛杂草。若非亲眼所见并认真比对房屋构造和溪沟地形,记者难以想象照片中所拍摄的地点与亲眼看到的是同一地方。如今的宋家坪溪水面是改造前的3倍,两岸民居并无结构变化,只是刷了白墙,而房子外面的世界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
为治理农业面源污染,津市在宋家坪溪、白衣庵溪等主要大溪河上修建了生态拦截坝,对农田径流废水进行层层拦截。来到宋家坪溪和白衣庵溪的拦截坝现场,记者从远处看,拦截坝像一口口鱼塘,走近看就发现每一个隔开的渗滤池中都种有水生植物,形成人工湿地,废水经过人工湿地层层过滤,排入溪中,最后汇入西毛里湖。这样的入湖河口湿地总计有1500亩。

 白衣庵溪生态拦截工程航拍图

据了解,西毛里湖周边还建设了大批生态涵养林。毛里湖国家湿地公园管理处副主任赵斌介绍,5年内,津市实施水源涵养工程,退塘还湖、退田还湖面积5000多亩,环湖地区1.8万亩共植树300多万株。
除湿地景观外,毛里湖湿地公园内林地面积1218.3公顷,全是水源涵养林。森林植被主要有杉木、松类等针叶林,樟树、楠木、桂花、苦楝、杨树、垂柳、刺槐等阔叶林和毛竹等竹林,以及这些树种组成的针阔叶混交林、常绿落叶阔叶混交林,森林植被类型丰富,植被多样、纵横交错,从丘陵森林和杂灌、草滩稀树、泥滩湿地植物、浅水区的湿生和挺水植物到深水区的浮叶和沉水植物,湿地森林天地、林水相依相衬、浑然天成。
津市还对20多处总长度超过10公里的湖岸进行生态护坡。
此外,津市引进社会资本5000多万元,完成了总容量达252户的“大山生态移民安置小区”建设,迁移环湖居民86户。

 大山生态移民安置小区

津市市环保局工作人员表示,西毛里湖大刀阔斧地拆退治建,是对过去二十几年过度开发和污染的“一系列货真价实、诚意满满的还债工程”。这些工程有大兴土木、大动干戈的即视感,但是5年前的西毛里湖,就如全身长着多个毒瘤、瘤中已然生蛆的躯体,不动真刀挖瘤袪毒,只能病入膏肓。当生态恢复到足够平衡时,绿树自然成荫,野花恣意绽放,再不需要过多人为干预,西毛里湖作为“生态之肺”将真正成为生态屏障,护一方生态安全。

本刊原创,如需要转载,请联系《环境与生活》杂志。

责编:叶晓婷

网编:吴燕芳


友情链接:41648   56559   7614   31374   66960   87655   65737   45524   23177   40945   17775   92895   51901   36264   11760   3961   62045   3313   67922   40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