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多样性您的位置: 永盈会 > 生物多样性 >

啥,咱爱吃的猕猴桃也濒危?

发布时间:2018-08-02 10:11:53   来源:    浏览次数:306

◎萧野

【很多人因其维生素C含量高而酷爱猕猴桃,这种麻皮的水果也称奇异果(奇异果是猕猴桃的一个人工选育品种)。猕猴桃叫桃非桃,并非舶来品,而是有着中华血统。它从默默无闻的野果到名扬天下,经历了百余年时光。全球有66种猕猴桃属植物,我国就占了62种,遗传资源较丰富。然而,《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高等植物卷》显示,中国猕猴桃属物种中有41种正受到威胁(11种极危、11种濒危、19种易危),仅有9种属于无危,其余的近危物种正遭受不同因素的威胁。】

 不同的猕猴桃果实形状差异比较突出

年轻又古老的水果

大概是因为硬邦邦、绿乎乎、酸得让人掉牙、果皮上布满粗粒等诸多缺点,猕猴桃一直以野果身份在深山里生活着,大有“养在深闺无人识”的感觉。作为木质藤本植物,猕猴桃喜光但又怕晒,叶大而薄,呈圆形或广椭圆形,基部心形,叶缘有细锯齿。它们的藤蔓从主藤上四散开,寻找大树攀附。猕猴桃的果实多为长圆形、椭圆形或圆形,大多长满褐色茸毛,果实内有细小的黑褐色种子。

  异色猕猴桃是硬齿猕猴桃的变种,目前尚未由人工引种栽培。

对中国人来说,猕猴桃可谓“古老又年轻的水果”。

“古老”是因为它在我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已有两三千年,距今约2800年的《诗·桧风》中记载河南密县一带有猕猴桃,当时称为“苌楚”。它枝蔓盘旋曲折,常作为观赏植物,被引作庭院绿化树种有上千年历史,唐代诗人岑参就有诗云“中庭井栏上,一架猕猴桃”。

“年轻”是因为猕猴桃被人类驯化至今,从默默无闻到扬名天下不过百年。它是20世纪野生果树人工驯化最有成就的四大果种(猕猴桃、蓝莓、鳄梨、澳洲坚果)之一,在我国作为果树进行人工栽培则始于20世纪70年代末,迄今还不到40年。

1821年,丹麦著名植物学家和外科医师纳萨尼尔·瓦立池在尼泊尔采集到硬齿猕猴桃标本。15年后,英国植物分类学家约翰·林德利据此建立了“猕猴桃属”。猕猴桃种类繁多,目前全球已知的达66种,同时它们自然杂交的后代还容易变异,共有118个变种/变型。

不同的猕猴桃果实形状差异比较突出,比如最小的“海棠猕猴桃”仅重0.6克,我们常吃的、也是最大的“美味猕猴桃”最重可达240克。不同猕猴桃果实表面也差异很大,既有长着浓密棕色长硬毛的刺毛猕猴桃,也有表面完全光滑的软枣猕猴桃。果肉颜色还有翠绿、绿、橘黄、紫红等差异,简直“五颜六色”。风味方面,葛枣猕猴桃涩、麻,不堪入口,而中华猕猴桃(市面上能吃到的黄色果肉那款)、软枣猕猴桃和狗枣猕猴桃等则酸甜适度。广泛、高度的遗传变异,为猕猴桃育种和改良提供了丰富的遗传资源。

 狗枣猕猴桃的花叶写真,成熟叶片上半部呈粉色至白色的变化。

长江流域特有种最多

猕猴桃的自然分布非常广泛,从赤道到北纬50度左右,向西延伸可达尼泊尔及印度的东北部,向东可达日本北方四岛和我国台湾岛,集中分布区为我国秦岭以南及横断山以东地区。除尼泊尔猕猴桃、越南产沙巴猕猴桃、日本产山梨猕猴桃以及白背叶猕猴桃4种外,中国有猕猴桃属物种62种,遗传资源较丰富。猕猴桃属植物栖息地的海拔范围在1003500米,绝大多数在5002000米之间,大多数适于亚热带或暖温带湿润和半湿润气候。除青海、新疆、内蒙古外,其他各地均有自然分布。

但由于人类活动的影响,其在低海拔的地方已经很少见了。我国猕猴桃分布的三大流域(长江、珠江和黄河)中,长江流域的物种数、特有种最多,是研究猕猴桃起源的关键区域。其次是珠江流域,黄河流域最少且几乎没有特有种。云南、四川、湖南、湖北、江西等省,对猕猴桃属野生种质资源的保存贡献最大。

 猕猴桃的花蕾

中国是猕猴桃原生中心

人们常见和常吃的是猕猴桃属的两种:美味猕猴桃和中华猕猴桃。这也是目前人工栽培最多的两个品种。全球范围内,前者人工种植面积约占85%,后者约15%。其他品种几乎是未被驯化的野生种。猕猴桃的驯化过程可谓漫长而崎岖。

新西兰最负盛名的“奇异果”,其实就是猕猴桃。很多人就此以为猕猴桃起源于新西兰。但在2008年新西兰举办的“世界猕猴桃大会”上,新西兰、意大利、法国、美国、希腊等19个国家的200多位专家一致认定:中国是猕猴桃的原生中心。那么新西兰的猕猴桃又是怎么来的呢?

 人们常见和常吃的是猕猴桃属的两种:美味猕猴桃和中华猕猴桃。前者果肉为绿色,后者的果肉有黄色和红色等。

3株猕猴桃成新西兰摇钱树

1904年,新西兰女教师伊莎贝尔来中国,探望她在湖北省一所教堂传教的妹妹,后来从宜昌带了一小包“美味猕猴桃”种子回国,送给了农场主爱里生。爱里生种下种子后,长出了3株猕猴桃,并且顺利开花结果。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三株猕猴桃植株成就了现代猕猴桃产业。目前占世界80%供应量的品种——“海沃德”就是这三株美味猕猴桃的后代。

在伊莎贝尔之前,有很多“植物猎人”已将猕猴桃种子送往欧洲和美洲。这些种子顺利生根发芽,但并不结果。欧美人也没在果实选育上花太多心思,只把它当观赏植物,任其在庭院中花开花谢。1913年,超过1300株猕猴桃在美国各地试种,都未能结出果实。后来调查发现,英国和美国培育的首批美味猕猴桃植株,都是雄性。

猕猴桃属功能性雌雄异株植物——雄性植株只有雄蕊,能产生花粉;而功能性的雌性植株既有雌蕊又有雄蕊,但雄蕊只是摆设,不能产生合格的花粉。种植者被误导了很长时间才发现这一点:只有让专门的雄性植株的花粉传递到雌性植株的雌蕊上,才能授粉结果。伊莎贝尔带回的种子繁育出的3株,恰巧就有一株是雄性植株,两株是功能性雌株。

1910年,美味猕猴桃于在新西兰挂果,当地种植者如获至宝,用现代农业技术对种植、管理、保存等环节进行改良,使“新西兰猕猴桃”成了优质猕猴桃代表。1924年,新西兰种植者在实生苗中发现了传奇品种——海沃德:个头大、果型漂亮、酸甜适度、货架期长(室温下可以存放30天),简直就是为市场而生的水果,于是它迅速成为世界各国的主栽品种。

“改名换姓”成奇异果

西方的植物学家认为,猕猴桃的味道吃起来像醋栗果(Gooseberry),且原产地是中国,所以就在前面加了一个Chinese,取英文俗名Chinese Gooseberry,直译为“中国醋栗”,但实际上二者毫不相干。1959年,新西兰人打算向北美洲出口猕猴桃,换了个名字“melonettes”,表示“小瓜瓜”。不过,当时莓类和瓜类水果在美国进口时会被课以较高的关税,于是新西兰出口商就发明了奇异果(Kiwifruit)这一名称,因为猕猴桃的果皮和新西兰的几维鸟(Kiwi)相似,呈棕色,还毛茸茸的。

意大利重金买我驯化专利

我国从1978年起先后对不同地区的野生中华猕猴桃、美味猕猴桃、软枣猕猴桃、毛花猕猴桃等进行优良单株选育,做了嫁接、系统观察、区域试验以及大面积栽培,为培育优良品种奠定了基础。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利用嫁接或扦插繁殖等办法,这些优良品种得到推广,“美味猕猴桃”几乎成为猕猴桃家族的代名词,但没有一种能撼动新西兰“海沃德”的市场霸主地位,直到20世纪90年代,黄色果肉的中华猕猴桃出现。

猕猴桃果肉颜色由叶绿素、类胡萝卜素和花青素共同决定。通常随着果实成熟,叶绿素逐渐减少,但美味猕猴桃中的叶绿素不减少,所以果肉仍是绿色的。而中华猕猴桃的叶绿素随果实成熟而逐渐降解,呈现出类胡萝卜素所特有的黄色。

市面上的黄心中华猕猴桃主要有中科院武汉植物园选育出的“金桃”和“金艳”。其中用20年时间选育驯化的“金桃”,2001年被意大利金色猕猴桃集团公司重金买下了欧盟市场的种植权。意大利每种一棵“金桃”猕猴桃,都得向武汉植物园付专利费。这次种植权的转让,是“中国第一次以猕猴桃研发技术为竞争力打入国际市场”。

近年来,红色果肉的中华猕猴桃异军突起,因其富含花青素,靠近果心部位的果肉就显露出红色。最具代表性的“红阳”和“楚红”两个品种,分别由四川和湖北的野生中华猕猴桃选育而来。

像枣的猕猴桃很娇弱

猕猴桃家族中还有很多被园艺学家盯上了。我国东北、华北、西北等地都有分布的狗枣猕猴桃和软枣猕猴桃,是被关注最多的。它们个头迷你、通体翠绿、光滑无毛,看起来像枣子,形象与中华猕猴桃和美味猕猴桃大相径庭。不过咬一口就会发现,黑色的芝麻样种子、白色的果心都是它们作为猕猴桃的特有标签。

  狗枣猕猴桃 

这些小众猕猴桃果实软化速度快,货架期特别短暂;光滑娇嫩的薄皮让果实在运输过程中很脆弱。时至今日,仍未选育出符合商业标准的软枣猕猴桃和狗枣猕猴桃,它们仍然会以野果的身份生活下去。

 软枣猕猴桃个头迷你,通体翠绿,光滑无毛,看起来像枣子。

超七成猕猴桃物种受威胁

我国丰富的猕猴桃遗传资源是品种改良和新品种选育的基础。然而,野生猕猴桃家族在我国的生存现状却值得警惕:我国至今未建立起一个国家级的、相对完善的迁地和就地保护体系;资源圃分散且低水平重复,对国家产业化生产所需的优良品种及资源管理策略的贡献少而慢;品种选育及改良仍处于低级的野生选优阶段,目标不明确。

调查显示,有些猕猴桃物种发现并定名后,除了标本,就几乎没再采到活体材料;有些物种来源于杂交,原生境被破坏导致难以保存和重新获得,已有种群由于经济开发和经济作物的扩种而不断缩小;一些重要的遗传资源甚至还没来得及研究就已消亡。

1987年,《中国珍稀濒危保护植物名录》(第一册)收录了388种植物,没有猕猴桃属植物;《中国植物红皮书》(1991)亦无收录;1999年,《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第一批)》发布,未收录猕猴桃属植物,直到第二批名录公布,才把几乎所有猕猴桃属植物都列为二级保护植物。汪松和解焱主编的《中国物种红色名录》(2004)植物部分,收录了这些猕猴桃属物种,并给出其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濒危等级;2013年,由原环保部和中科院联合编制的《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高等植物卷》,基本沿袭上述处理。根据该名录,猕猴桃属56种中有41种受到威胁(列入极危、濒危和易危等);仅有9种属于无危,其余的近危物种正遭受不同因素的威胁。

2017年,中科院、北京师范大学等科研院所联合发表论文《中国被子植物濒危等级的评估》,结果显示,从受威胁物种占该科物种总数比率看,猕猴桃科物种受威胁比率高达63.2%,仅次于木兰科的67.3%。

长江流域山地猕猴桃属植物物种丰富,特有种繁多,一些物种仅有极少个体曾在野外发现,处于危急状态。具体而言,处于“极危”状态的有大花猕猴桃、湖北猕猴桃、浙江猕猴桃、星毛猕猴桃等,它们的分布区域严重分割或只有极少地点(不超过10个)有分布,持续衰退;“濒危”的有城口猕猴桃、倒卵叶猕猴桃、榆叶猕猴桃、红毛猕猴桃等,大多种群个体数小于250;“易危”物种包括糙毛猕猴桃、粉叶猕猴桃、长叶猕猴桃、滑叶猕猴桃、小叶猕猴桃、长绒猕猴桃、贡山猕猴桃、清风藤猕猴桃、花楸猕猴桃、安息香猕猴桃、毛蕊猕猴桃、伞花猕猴桃和葡萄叶猕猴桃等,各种群面积小于20平方公里,成熟个体数不超过1000,估计10年或三代内种群降低比例会超过30%。

种质遗传资源抢救迫在眉睫

不合理开发和改变栖息地环境,导致许多猕猴桃品种成为濒危种质。野生猕猴桃常分布于森林边缘或沟谷两岸,由于经济发展,很多地区交通道路改善,原来人迹罕至的山区遭到破坏,大量原先记录的猕猴桃产地难觅踪影。另外,有些人进山采摘野生猕猴桃,因猕猴桃藤太高难够到,就索性砍了大树以获得果实,这就导致猕猴桃生长的支撑物被破坏,只能另找新的大树攀附爬藤,很多年结不了果,甚至枯萎。为唤起公众保护意识,不少植物学者通过媒体公布了濒危植物分布区域等信息,却引得不少好事者“按图索骥”采摘,造成新的破坏。另外,据了解,因缺少专项经费支持,一些多年积累下来、极难获得、不易重现的种质遗传资源,已经丧失。

显然,猕猴桃这类极小种群植物遗传资源亟需进行抢救性保护。

本刊原创,如需要转载,请联系《环境与生活》杂志。

责编:叶晓婷

网编:吴燕芳


友情链接:24628   30417   47802   61152   38428   8177   314   64178   50074   27826   46904   93485   32841   99077   34569   18887   8552   68371   19417   27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