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家居您的位置: 永盈会 > 绿色家居 >

瑞典家居美育“美惠众生”

发布时间:2018-05-08 15:07:29   来源:    浏览次数:306

◎郑韬凯 (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

【全球最大的家居品牌“宜家”,自进入中国以来,无论是设计与制造,还是其所提倡的家居样式与生活时尚,都已经深刻影响了中国大众的日常生活。作为一名家居设计专业的教师,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在瑞典能诞生宜家这样的企业?去年年底,我有幸参与了一项与“一带一路”相关的课题,在中国美术家协会的资助下赴瑞典进行为期3个月的考察,对瑞典人的美育有所感悟。】

pgc-image/15257550103468ab672fda2

郑韬凯


北欧人天生的家居特质

与经常沐浴在阳光下的南欧人相比,北欧人显出了更多“家居”的特质。北欧人没有南欧那种随处可见的广场可以作为社交场合,在漫长的冬季里,他们更多时间待在家中,社交也在家中进行。“为日常生活创造更多美丽的事物”,是北欧人对设计与制造的座右铭。北欧的家居生活,便是由这些美好的器物开始的,美好的器物组成美好的环境,人在美好的环境中得到美的滋养,提高审美趣味同时提高生活质量。

我们看到北欧的设计,它们是那么色彩斑斓,具有青春活力。相比之下,北欧的黑夜漫长而且寒冷。由于春天很短,所以北欧人更珍重有机的形态。与欧洲大陆流行的理性思维不同,这里的设计充满大量的自然形态。

北欧人由于自然条件艰苦,因此传统上设计与制造就相对简单明了,强调功能至上。北欧对包豪斯艺术风格那种简洁与功能的现代主义理念的接纳,便显得天生与自然,也正是这一点导致了北欧设计的繁荣。北欧的工业化是一次“工业进化”而非“革命”,并顺利发展出一个“极简乌托邦”。

北欧的这些传统技能与现代工业在历史上的充分结合与交融,是家居制造业的基础。

美惠众生的家居美育运动

瑞典人关注家居是自20世纪之初开始的,那时候工业革命如火如荼,需要大量的人力进入城市与城镇,但当时的市镇无法提供足够住宅,算得上舒适的住宅也寥寥无几,加上城市生活条件、卫生条件也比较差,因此贫困与疾病容易在城市传播。流行病让社会上层精英意识到:不能用简单的规划分区来隔离贫困与富裕,需要将城市问题从整体发展来予以解决。

同时,当时市民们的家居兴趣与品味很差,大多数市民对“何为美好的家居环境”等完全没有概念。整个社会自上而下都迫切需要一种新的城市家居模式,来解决当时城市化带来的诸多问题。

正是在这个时期,瑞典著名学者艾伦·凯发表了一些关于家居生活的文章,引起了强烈的社会效应。艾伦·凯是19世纪瑞典重要的女权主义者、哲学家、社会学家与和平主义者。她认为瑞典正在产生新的审美,而这种新的审美就源于新的家居生活。她宣称室内外是一体的,并且当一个人在美好的家居器物中生活的时候,会产生幸福感并更加热爱家庭。1897年,艾伦·凯在她的著作《家中之美》中提出,美应该从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和周围生活的环境中诞生,这本书奠定了北欧设计“美惠众生”的理念。

受到艾伦·凯的设计启蒙,“家中之美”的观念在19世纪影响了瑞典现代设计的变革,影响了一大批建筑家、设计师。1899年,艺术家卡尔·拉尔松出版了他最有影响的作品《一个家》。在书中,他描绘理想的瑞典家居和家庭生活的个人风格画,拉尔松式的理想家居是朴实无华的,以家庭为中心的,在一间简单装修的明亮屋子里就能实现,非常适合现代生活的需求和条件。这些作品得到艾伦·凯和大众的推崇,标志着瑞典风格的诞生。

艾伦·凯的观点随后还得到艺术史学家包尔松的肯定。他出书宣扬合理的、理性的大批量生产对百姓日常生活的重要性。由他策展的1930年斯德哥尔摩设计展,推出很多现代设计。后来,瑞典民主党上台,承诺解决住房问题,这无疑在政治上接纳了现代建筑设计师的主张,也大力推进了瑞典现代建筑运动的发展,为新家居、新生活创造了环境基础。

普及斯洛依德教育体系

除了家居美学启蒙运动,瑞典家居文化素质的提高,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义务教育。在19世纪到20世纪的瑞典,要快速摆脱市民家居美学贫乏的状态,迅速培养和营造一个高度发达的家居文化的社会,不能仅仅依靠社会精英的呼吁,而是需要依靠教育——尤其是针对儿童的教育,这才是最快捷、最有效的办法。

一百多年前,北欧人敏锐地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关键,他们的方法便是在义务教育阶段,普及与家居生产紧密相关的斯洛依德(Sloyd)教育。“Sloyd”源自瑞典语“Sljd”,翻译过来就是“工艺美术、手工艺、手作”。主要特指木作,也包括折纸、缝纫、刺绣、编制、针织等。在早期教育中(小学中学),斯洛依德课程被认为对学生们的手作训练、手工艺术、技术教育乃至工业意识教育,都有非常大的积极影响。它有利于塑造孩童们的个性,激励其高尚的行为,提高其智商,让其变得更加勤劳。

19世纪70年代,瑞典人奥托·萨罗蒙开办了一所培训教师手工艺的学校,招收来自世界各地的学员。也就是从这一时期开始,斯洛依德便作为瑞典中小学的必修科目,每个学期都有课程。学校一般将课程分为两大部分:软材料(染织)和硬材料(木艺或金属)。每个学期,学生们都在这硬软两组课程中穿插学习。针对每个学校与老师的具体情况,每个学校都会有些自己的教学设置。目前,该教育仍作为瑞典与挪威中小学的必修科目,学生在义务教育阶段,不论男女必须完成330学时的培训以获得相应的学分。

斯洛依德和其他手艺训练的不同在于:课程设置需要从熟知的发展到未知的;需要从容易的发展到困难的;从简单的发展到复杂的;从既定的发展到抽象的。儿童木作技能培训项目被设计为循序渐进式的。在不同阶段设置不同难度的任务是这种教学的特点。斯洛依德的作业要求重视自然,要求重视“学校-家庭-学生”三者的联系。

我此次在瑞典考察最大的收获,便是找到瑞典工业制造强国之路上的关键支撑因素:依靠斯洛依德教育为传统手艺与现代制造的结合构建完美的桥梁。得益于当年的斯洛依德教育,瑞典全民的制造能力得到巨大提振。宜家创始人卡姆普拉德本人,还有宜家的起源地与总部所在地阿姆霍特小镇上的居民,都是在这样的教育体系下成长的。

校园手的缺席与失衡

可以看出,正是这些外部因素让瑞典社会形成了一层厚厚的家居文化温床,等待像宜家这样的优秀种子萌发。所以,要提振我国的家居业,乃至促进整体制造业的顺利转型,最佳方案就是从儿童教育抓起。

目前,国内中小学教育正出现一些好的改变与革新,不过问题仍然很多,其中之一就是阅读量和试卷式课题量过多,而手工教育过少。这种手的缺席与失衡现象,将导致在未来制造与创新的全球竞争中,中国的孩子少了动手能力与创造力。因为制造的艺术离不开“心—脑—手—眼”系统,缺乏其中任何一个环节的训练都会造成缺陷。

作为大学教师,我在教学中比较中国与西方大学生的差距,发现动手能力的差距确实是普遍存在的。随之而来的是中西大学生对材料的感觉、工具意识,乃至造型与审美的差距,这直接影响创造力与想象力。如果我国想成为引领世界的工业强国,培养有创新思维的人才便是国家教育的核心。不过,这种创新思维与能力的培养要从娃娃抓起,要是等到大学再开始,就晚了。

本刊原创,如需要转载,请联系《环境与生活》杂志。

责编:郑挺颖

网编:吴燕芳


友情链接:37419   68767   45095   42534   34304   34319   4448   41800   38210   48564   91813   39089   37819   81940   26145   45422   32885   22337   45150   74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