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艺术您的位置: 永盈会 > 生态艺术 >

倡导“生态享乐主义”建筑师

发布时间:2015-01-25 16:54:00   来源:王晓寅    浏览次数:306

在许多人眼中,环保像是一种苦行僧式的生活方式。一些环保主义者也喜欢使用“节俭、牺牲”等词语来鼓励人们环保。但这并没得到美国建筑师威廉·麦克唐纳和德国化学家迈克尔·布朗嘉的认同。德国《明镜》周刊近日报道,他们的信条是“生态享乐主义”,即希望能让人们挥霍无度地生活,而不必忧心环保。而要实现这一目标,就得进行“智慧生产”。这是怎样的一种生产方式呢

 

在许多人眼中,环保像是一种苦行僧式的生活方式。一些环保主义者也喜欢使用“节俭、牺牲”等词语来鼓励人们环保。但这并没得到美国建筑师威廉·麦克唐纳和德国化学家迈克尔·布朗嘉的认同。德国《明镜》周刊近日报道,他们的信条是“生态享乐主义”,即希望能让人们挥霍无度地生活,而不必忧心环保。而要实现这一目标,就得进行“智慧生产”。这是怎样的一种生产方式呢?

 

用设计消除“废弃物”

1951年出生于日本东京的美国建筑师麦克唐纳,曾先后在美国达特茅斯大学和耶鲁大学就读,开过建筑公司,做过弗吉尼亚大学建筑学院院长。1984年,刚在建筑行业起步的麦克唐纳接到了第一个大项目——为美国环保基金会设计总部大楼。当时,这家非营利组织对大楼内部空气质量的要求,让麦克唐纳开始对建筑非环保问题有了切身感受和实践经验。从此,他便将职业生涯的重心,放在设计具有环境永续性的建筑物及改造工业生产流程上。

1991年,纽约一幢摩天大楼里举办了一场聚会,麦克唐纳在此遇见了德国化学家布朗嘉,两人就“环境永续性”话题相谈甚欢,达成共识:要保护环境,就需要让材料无限循环利用,产品必须从设计开始就完全消除“废弃物”的概念,“而不是做具有较少危害的错事”。志同道合的两人,一起成立了麦克唐纳-布朗嘉设计与化学工作室(MBDC)。

 

倡导“生态享乐主义”建筑师1.jpg

“从摇篮到摇篮”的循环概念图。左边的圆圈为生态循环,右边则为工业循环。产品的原料可经由生态循环回归大自然,或者进入工业循环再制成新产品。当所有原料皆可进入循环时,“废弃物”的概念将不复存在。

 

布朗嘉虽然比麦克唐纳小7岁,但从事环保事业的时间与他差不多。1985年,布朗嘉在德国汉诺威大学获得化学博士学位后,即成为“绿色和平组织”化学部门的负责人。1987年,他在德国汉堡成立了国际环保促进机构研究所。

布朗嘉发现,第一次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疯狂挖掘大自然资源,进行加工、制造、使用、抛弃、污染——这是一条“从摇篮到坟墓”的不可持续发展之路。为了让人类无止境的欲望与环保不至于水火不容,他提出“从摇篮到摇篮”(英文为From Cradle to Cradle,简称为“C2C”)的理念——从产品的材质、设计乃至都市规划之初,就考虑如何让它们能无限循环利用,价值不减甚至增加。

 

倡导“生态享乐主义”建筑师2.jpg

两个 是“摇篮”的英文“Cradle”的缩写,连在一起为“从摇篮到摇篮(C2C)”的认证图示。

 

“如果一件产品最终变成垃圾,那它就不是好产品。”所以,布朗嘉专注于创造永远不会变成垃圾的材料。“如果能在大范围内实现,我们的世界将模仿自然,进入良性的自循环中。到时候,人们想怎么消费就怎么消费,无环保的后顾之忧。”这是布朗嘉的愿景。现年56岁的他,变得愈发稳重,他说,自己现在是“环保主义的思考者”。

 

倡导“生态享乐主义”建筑师3.jpg

倡导“生态享乐主义”建筑师4.jpg

美国建筑师威廉·麦克唐纳(上)、德国化学家迈克尔·布朗嘉(下),

提出“从摇篮到摇篮”的理念,希望能让人们挥霍无度地生活,而不必忧心环保。

 

让物质进行“技术代谢”

2002年,布朗嘉和麦克唐纳共同撰写了《从摇篮到摇篮:重塑我们的生产方式》一书,从此,C2C开始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并越来越深入人心。连著名好莱坞男星布拉德·皮特都是这本书的粉丝,皮特宣称:“这是我有生以来读过的最重要的一本书。”提及这种影响力时,布朗嘉对德国《明镜》周刊记者开了个玩笑:“我怀疑他(皮特)是否读过这本书。”

 

倡导“生态享乐主义”建筑师5.jpg

2012年,荷兰芬洛市政府举办荷兰世界园艺博览会。整体设计最主要的灵感来源,

就是C2C66公顷的空地上盖起了节能展览馆,建材尽量使用可回收的钢材与玻璃等。

 

2008年,在有荷兰阿姆斯特丹、美国旧金山、西班牙马德里、德国汉堡等60多个城市市长参加的“连通城市发展世界大会”上,布朗嘉曾受邀做主题演讲。可见“从摇篮到摇篮”的理念,对欧美国家的影响是巨大的。

在布朗嘉看来,目前全球环保事业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很多地区的人们没找到像生物界物质代谢循环那样的“技术代谢”方法,让资源循环利用起来。“比如,很多城市的建筑都很漂亮,但设计上尽是不合理的能源浪费,它们只是为了与别的建筑相区分。”

 

无污染织物“可食用”

为了让理论变成真正惠及环境的产品,麦克唐纳和布朗嘉的设计所,尝试与不同领域的企业以及各国政府合作,其中一些项目卓有成效。

2002年,麦克唐纳与瑞士纺织品制造商“罗纳纺织”一起,在降低成本的基础上,生产出一种能生物分解的室内装潢织物,有人形容这种织物的“安全程度足以食用”。

之前,“罗纳纺织”的工厂已遵照瑞士环保规章进行生产,但其织物辅料仍被视为有害废物。麦克唐纳的团队经大量实验发现,在工厂原先使用的1600种染料中,仅有16种达到了关于可持续发展的标准。鉴于此,麦克唐纳为该公司引入了新技术“Climatex Lifecycle”,并将其融入生产的每个环节,消除所有有毒燃料、化学药品的使用等。生产出的新型织物原料,取自新西兰绵羊毛和苎麻纤维。整个制造过程不产生任何污染物质。

 

倡导“生态享乐主义”建筑师6.jpg

 

倡导“生态享乐主义”建筑师7.jpg

麦克唐纳曾欲利用C2C理念,将辽宁省本溪市黄柏峪村,打造成中国第一座环保村。

但因资金不足、房屋不符合农民居住习惯、项目缺乏合适的监督等问题,该项目最终失败。

 

最终,罗纳纺织宣告,其工厂排出废水的清洁度比进水还要高。通过和草莓农庄合作,他们将织物辅料再循环利用,作为绿色肥料分解,达到生产自循环。

 

荷兰小城环保和经济共存共荣

荷兰小城芬洛素有“小鹿特丹”的美称,在麦克唐纳-布朗嘉设计与化学工作室的指导下,立志成为全球首座C2C环保之城。别看这座荷德边境上的小城只有10万人口,魄力却不小。芬洛政府提出的绿色愿景是:每个芬洛人都在C2C的办公室工作,坐在C2C的椅子上,用C2C的打印机,回到自己C2C的公寓后,在花园阳台上喝一瓶C2C的啤酒。

“作为负责经济事务的副市长,本来一提到‘永续发展’,我就头疼。”芬洛年轻的副市长马克·费尔海恩一边打趣说着,一边用可生物分解的纸杯盛茶待客,“永续发展让人想到企业成本上升、禁欲生活、不能做这不能做那。但‘从摇篮到摇篮’指出了一条环保和经济共存共荣的道路,也让芬洛在城市竞争中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2012年,芬洛市政府举办荷兰世界园艺博览会。整体设计最主要的灵感来源,就是C2C。在66公顷的空地上,他们盖起了节能的展览馆,建材尽量使用可回收的钢材与玻璃,废料经过发酵厂处理可变成能源,屋顶也能集水过滤成饮用水,展览过后,场地还能容纳600人办公。

为了根植“从摇篮到摇篮”的生活理念,芬洛市政府计划从小学到大学安排相关的生物、化学课程,甚至设立了实验室,广邀业界学者前来授课。未来5年,芬洛希望训练出2000C2C学生达人,让绿色生活理念代代相传。

 

倡导“生态享乐主义”建筑师8.jpg

 倡导“生态享乐主义”建筑师9.jpg

荷兰小城芬洛立志成为全球首座C2C环保之城。图中建筑为该市市政厅,以C2C理念来指导设计。

 

C2C在中国曾遭遇挫折

然而,C2C的实践并非都一帆风顺,很多时候会因为设计者未能充分考虑当地的特殊环境而引发一些问题。

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袭击美国新奥尔良后,影星布拉德·皮特与麦尔唐纳合作,以C2C理念为当地灾民建造了90栋环保房屋。谁知,2013年底,美国媒体曝出,其中几十栋的木质结构出现了严重腐朽,有的甚至长出了蘑菇。据承建商表示,当地潮湿的环境超出了设计者的预期,才会出现这种状况。

C2C在中国也遭遇了挫折。20055月,麦克唐纳曾来到辽宁省本溪市的黄柏峪村,欲将这里打造成中国第一座环保村。据《新知客》杂志报道,当时,他通过翻译对村民说:“我希望我们所做的能够让你们幸福。” 

黄柏峪的总体规划曾分为四期,跨时3年。第一期包括42套生态示范房、秸秆气化站和自来水站;2006年,完成100套;2007年,150套;2008年完成余下的110套。从规划图上看,还有供暖、垃圾处理、污水处理、科教医疗、住区绿化、游玩购物等配套建设。

首期42套如乡间别墅一般的生态示范房,采用了德国巴斯夫公司的膨胀聚苯乙烯隔热板,英国石油公司的太阳能光伏装置,美国威猛公司的压缩土砖等。然而建成后,后续工程戛然而止,因为所造房子成本太高,原先期望房屋造价限制在3万元人民币,以保证“示范性”,最后成本达到57万元,资金来源不足。而且还有房屋不符合农民的居住习惯、项目缺乏合适的监督和管理等问题。

如今,这42套房子的墙体已满是裂纹,棚顶墙皮脱落。屋后的石板下,线路错综缠绕,蜘蛛正在织网。有的户型还配备了3米宽的车库,而这在人均年收入6000元左右的村子里,没人买得起车。设计者可能希望呈现这样的景象:老爸开车兜风,老妈利用沼气烧饭,孩子上网冲浪。但村民说:“这样的房子不是盖给农民的。” 

我们只能通过样板房,一窥麦克唐纳当时的设想:面积103.5平方米的房屋,地基采用黄柏峪当地盛产的毛石和混凝土浇筑,符合“建材取之当地”的要求。按设计,生态示范房均应采用草砖填充结构。草砖是捆扎农作物秸秆而成的块体,隔热保温,能帮助抵御黄柏峪零下30度的寒冬,是环保和可持续的理想建材。而烧制红砖则会消耗能量,产生碳排放,草砖只是利用了植物生长过程中吸收的天然能源——太阳能,而且拆除后碾碎便可回归自然,不会沦为建筑垃圾。

但随后施工进度加快,用材质量下降,总体规划中的许多关键因素在施工中消失了。现在,只有最初的样板房上顶着一块太阳能板。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博士生梅嬉蝶到此做人类学研究时,批评说,设计者对中国农村的生态模式缺乏理解,“在麦克唐纳的农村可持续发展的观念中,秸秆就是农业废物,可以成为‘从摇篮到摇篮’体系中的沼气原料。但在黄柏峪,秸秆是山羊的食物,而山羊又是村民的收入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