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艺术您的位置: 永盈会 > 生态艺术 >

先提供治污服务 政府看效果买单

发布时间:2015-02-26 16:50:00   来源:    浏览次数:306

114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意见》。这份文件中采用了“环境绩效合同服务”、“综合环境服务”、“环境服务公司”等新词汇。有业内人士认为,该意见的出台催生了环保产业的新动向——第三方治理。其实早在2012年,湖南永清集团就已开启了“第三方治理”的探索,走在了环境服务业的前列。为详细了解什么是“合同环境服务模式”,《环境与生活》记者采访了湖南永清集团董事长刘正军。

 

全国首个合同环境服务试点市

走进江西省新余市主城区的毓秀山国家森林公园观巢林场,你会看到蓊郁茂盛的原生态山林,清澈如练的江水顺流而下,令人赏心悦目。谁会想到这里曾有一处废弃铅锌矿尾矿留下的环境伤疤,大片裸露的焦黄色土壤,水也是黄褐色的,矿区内含有硫、汞等有毒有害物质的废水,属于劣五类水质。


先提供治污服务 政府看效果买单1.jpg

永清环保研发中心于2013年2月正式投入使用


经济高速发展,如何解决伴生的环境问题,令很多地方政府感到棘手。观巢林场如此巨大的环境变化,还得归功于一条新路径:环境治理不是由新余市政府部门大包大揽,而是交给第三方专业环保公司——湖南永清集团提供环境服务。20123月,新余市政府与民营高科技环保企业、第三方治理公司、湖南环保领域唯一上市企业——湖南永清集团旗下子公司永清环保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永清环保”)签订了《合同环境服务框架协议书》。这是我国第一个地级市以上的大型合同环境服务合作项目。

20139月,针对废弃铅锌矿尾矿区,永清环保开始“开方治病”,综合治理林场的铅锌矿重金属污染。经过几个月的施工,这里12万立方米的矿渣上被覆盖了80厘米厚的土壤层,并栽种了松柏树等。含重金属的地表水也被两条水渠和一道水坝,阻隔在水源地之外。新余市环保局自然生态科工作人员表示,经环保部门几次监测,水质已经达标。

湖南永清相关负责人介绍说,铅锌矿废弃地整治只是合作协议里的一部分内容,公司先全面调查了新余市环境现状,而后提出系统解决方案,最后决定以七大试点项目来治理新余市的环境。如2013年,与新余市政府签署生活垃圾发电项目合作协议,预计建成后可形成600/日的垃圾处理规模。与此同时,新余袁河工业平台与仙女湖共建的污水处理厂、仙女湖湖泊生态环境保护治理等六大试点也逐步启动。201524日,刘正军还专程陪同新余市李新华副市长等领导一行视察永清新余发电项目和城西污水处理厂等项目,要求项目部全力推进项目建设,尽快造福新余人民。


先提供治污服务 政府看效果买单2.jpg

湖南永清集团董事长刘正军(前排左二),作为环保企业家和全国人大代表,多次在“两会”上建言献策。


新余市被环保部批准为全国首个合同环境服务工作试点市。刘正军表示,这种“第三方治理”方式在全球通行,由政府、排污企业直接向第三方专业环保企业采购环境服务,环保企业必须先治理并取得效果,才能获得经济回报。

这么一来,治污责任向环保服务商转移,环保部门监管重担减轻;排污企业与治污企业之间的合同关系,使双方互相监督制约;此外,还刺激了环保企业和产业的发展。

 

提倡民资进入环境治理领域

说起“合同环境服务”这一陌生词语的由来,还得从刘正军的经历及其公司的发展谈起。196712月,刘正军在湖南浏阳出生。他曾这样追忆童年时光:“童年在一个小镇上和伙伴们在山里追赶,去河里钓鱼。但如今家乡的青山秃了,河流污染了,那一片美丽纯净已不复存在。”改善家乡的污染面貌,这是他投身环保事业的初衷。


先提供治污服务 政府看效果买单3.jpg

永清环保承建陕西渭河发电厂脱硫系统


1998年,他创建的湖南永清集团从污水处理做起,而后于2004年成立永清环保,为火电厂做烟气脱硫,并不断拓展业务领域,向钢铁、有色金属、造纸等高污染行业提供烟气处理解决方案,如脱硝、除尘等。在节能方面,该公司还面向造纸、钢铁等高耗能行业,提供热电联产、余热发电等环保热电总承包和设计服务。顺应国际环保产业的发展潮流,它们进一步开展环境影响评价、环境规划等环境咨询业务,向综合型环保服务企业转型。截至目前,永清环保已完成107台(套)窑炉治理工程,覆盖辽宁、广东、新疆、山西、甘肃、贵州、内蒙古、河北、湖南、陕西、青海、江西等全国大多数地方,每年为我国削减二氧化硫达120多万吨,削减氮氧化物达20多万吨,实现低温余热发电4.6亿/年,对有效控制污染企业周边地区酸雨危害、保护蓝天碧水起到了关键作用。

刘正军举例说,国内奉行“谁污染,谁治理”原则,但土地污染具有累积性和隐蔽性,如商业土地污染,企业几易其手后污染主体早已不见踪影,治污只好由政府承担,可财政却往往无钱可出。

刘正军表示,要实现环境改善,大规模的投资必不可少。目前,资金已成为制约环保产业发展的一大瓶颈,仅靠国家财政投入显然不够,应尽快对治理模式进行创新,寻找环境治理的市场化机制,鼓励民营资本进入环境治理领域。

面对土壤治污政府有迫切需求却无治理资金的难题,刘正军探索出“合同环境服务”的商业模式,对政府而言就是花钱买环境服务,由湖南永清集团针对被污染的土壤提供集成化的治理方案,等治理修复达到了预期效果,政府将土地出让后,企业再获得相应的投资回报。

“相较于传统的环境治理模式,合同环境服务具有多重优势。”刘正军说,传统治理投入主要依靠政府投入或排污企业自筹,往往因资金有限影响效果;新模式由服务商前期投入,可通过市场的多元化渠道筹资。

其次,服务商提供集规划、设计、研发、设备制造、施工、运营于一体的综合服务,统筹解决区域环境问题,集约化服务可以降低成本。此外,服务商更加专业,会明确承诺治污的效果,并根据效果计费,有利于提高政府资金使用的效率和决策的科学性。“你只要求效果,我就会用最优最省的办法,和技术上最科学的方法达到合同要求的效果,你根据效果来付费。”刘正军很有底气地说。

 

政府只当裁判员就行了

除了“新余模式”,永清集团和岳塘区人民政府共同提出了“岳塘模式”。

地处长株潭生态绿心核心区、紧邻湘江的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竹埠港老工业区,是始建于上世纪60年代的工业区,面积仅1.74平方公里,却是湖南省重金属污染治理重灾区。2014年,为加快该地区重金属污染治理,岳塘区政府不是纯粹购买永清集团的环境服务,而是与该公司“联姻”,合资组建了“湘潭竹埠港生态环境治理投资有限公司”,尝试建立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机制。


先提供治污服务 政府看效果买单4.jpg

2014年,湖南“湘潭竹埠港生态环境治理投资有限公司”揭牌,“岳塘模式”正式开启。


湘潭竹埠港地区采用政企合作的污染治理模式,计划投入95亿元用35年时间,完成重金属污染综合整治。合资公司将承担关停企业厂房拆除、遗留污染处理、对污染场地修复、整理,以及区域基础设施建设等工作,污染治理不再是简单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是要把整个“久病、多病缠身的”区域污染,全方位治理好,开发成生态新城。按照协议,永清集团利用自身环境治理技术、工程管理、项目运作以及团队优势,提出科学、系统的综合治理和生态修复方案及资金测算。而合资公司只能从治理效果的收益中得到回报。这一政企合作合力治污的模式,被称作“岳塘模式”。

以往环境治理,政府在前期投入方面花费很大,而且实际操作中,投资是自己、治理效果的评判往往也自己说了算。采用“合同环境服务模式”,政府工作的重心就只需放在治理过程的全局把控和治理效果的评判上,即政府只当裁判员就行了。


先提供治污服务 政府看效果买单5.jpg

永清科研人员正在进行环保实验


做一个“环境全科医生”

2012年以来,环境服务业发展的相关政策频频出台,引发各界高度关注,环境服务渐成环保产业的“走红明星”。对于这种发展态势,刘正军认为有两方面因素。

一是中国经济从“追求速度为主”逐步转变为“追求质量为主”。2014年两会期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像对贫困宣战一样,坚决向污染宣战。随着复合型城市空气污染、流域水污染和区域重金属污染等一批复杂环境问题的出现,中国的环境现状已经到了“临界点”,难以通过原有的点源和末端治理模式得到解决。

二是原来的环保企业主要是只向市场提供环保设备、承接工程,现在亟须尽快完成产业升级与转型,转变为综合环境服务的提供商。这是产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国内大多数处于初创阶段的环保企业,都是从单一的环保技术项目做起,不断拓展业务领域,永清也不例外。环境服务提供商其实就像一个医生,经过几十年的工业化发展,我们的环境生病了,需要治理。谁的技术强、全面,能解决的问题多,就能为环保事业做出更大贡献。”刘正军为该公司的综合服务性质做了注解。

作为环保企业家和全国人大代表,刘正军在2014年全国两会期间直言,中国环保体制存在“九龙治水,各自为政”现象。根据国务院的“三定”方案:地质环境归国土部门管理,土壤污染归环保部门管理,海洋环境由海洋部门管理,农业环境由农业部门管理,河流水域水量归水利部门管理……生态环境本是一个有机系统,但部委间权力、职能交叉,分散了监管和执法力度。刘正军认为,不能割裂管理和治理,需要统防统治。在环保大部制的设计中,国土资源部、国家林业局、国家海洋局和水利部等机构有关生态保护、污染防治的职能,应该纳入环保“大部制”职责范围。


先提供治污服务 政府看效果买单6.jpg

江西省新余市是全国第一个合同环境服务试点地级市,由永清环保提供第三方环境服务。


湖南永清集团已成为环保部批复的全国第一家合同环境服务试点单位,这个被称为“环境全科医生”的企业集团,业务领域涵盖土壤修复、大气治理、污水处理、垃圾发电、环境咨询、环保设备制造,已签署了十余个合同环境服务协议,在全国同行业中名列第一。

在刘正军心中,环保企业发展的最高境界就是能提供环境综合解决方案,成为“全能环境管家”。他希望自己的公司进一步细化合同环境服务流程,形成一套可以输出的服务标准——这正应了“一流公司做标准”的行话。

(本文写作过程中参考了《经济参考报》、《凤凰周刊》等媒体报道,特此说明并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