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生存您的位置: 永盈会 > 合理生存 >

你的名牌包可能来自它们? 路毙动物的救赎之路

发布时间:2018-03-27 10:46:57   来源:    浏览次数:306

◎本刊主笔刘国伟

【如果让老司机们谈行车中的惊险回忆,那么疾驰的汽车前方突然出现动物让人手忙脚乱就是一个吓人的片段。现代化重要标志的公路网极大改变和隔离了野生动物们的栖息地;高速行驶中无法马上刹车的汽车用钢铁之躯直接造成许多动物路毙。动物命丧车轮危害物种多样性,同时威胁人们的安全,近年来各界纷纷针对这一问题开展研究,收集和分析了相关数据,并不断寻找对策。】

美国弗吉尼亚州的路政人员在清理路毙的鹿。鹿是北美常见的路毙动物。

  • 曾被西方人称为“公路披萨”

动物路毙(roadkill),确切地说是公路上汽车撞轧动物致死的现象,鉴于此,被马车和火车等撞死的动物,以及死于汽车风挡的昆虫,均不在本文讨论之列。

20世纪初,汽车进入人类社会,路毙现象就引起了公众注意。彼时路毙动物常被称为“扁肉”或“公路披萨”,这种描述在某种程度上掩盖了路毙现象血淋淋的一面。20世纪后半叶,汽车数量激增急剧放大了路毙现象。由于动物(尤其是野生动物)的殒命危害物种多样性,同时威胁人们的安全和经济利益,近年来各界纷纷从学术、技术和管理等领域,针对这一问题开展研究,收集和分析了相关数据,并不断寻找对策。

德国女艺术家克劳迪亚·特斯塔本专注于拍摄路毙动物,展示它们遭遇的困境。图为一只路毙针鼹。

美国人道主义协会估计全美每年路毙的动物有上百万只,全美公路安全保险协会(IIHS)称每年约有200人在动物路毙事件中丧生。2008年美国联邦公路管理局(FHA)的报告披露,当年仅大型动物与汽车相撞造成的事故数量就有100万~200万例,经济损失约80亿美元。2003年波兰《鸟类学学报》载文显示,上世纪90年代末仅瑞典每年路毙的鸟就约有850万只,动物在汽车面前的脆弱可见一斑。

2002年7月,一头驼鹿穿过美国阿拉斯加的公路。

  • 佛罗里达豹濒临灭绝因路毙?

许多发达国家高度重视野生动物保护,但是密如蛛网的公路大大增加了路毙的发生几率。以美国为例,该国佛罗里达豹上世纪80年代初濒临灭绝,路毙就是主要原因之一,在重重保护之下这些年数量才略有恢复;加州南部的美洲狮则备受15号州际公路上车流的屠戮。2005年,澳大利亚广播电台的一档节目介绍,有“自然之州”之称的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成了“路毙之州”。

电台节目称,阿里斯泰尔博士为了研究当地的路毙现象,在塔州开车1.5万公里做实地调研,据他估计每年约有51种、11.3万只动物在塔州路毙,考虑到很多动物被撞伤后挣扎着跑出公路后死去,这还只是保守估测。和澳大利亚别处平均5~6公里路出现一只路毙动物相比,塔州几乎每3公里就出现一只路毙动物。刷尾负鼠和红脖沙袋鼠最易受到伤害。俗称“塔斯马尼亚魔鬼”的袋獾(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深色的皮毛和臭名昭著的坏脾气使得早期的欧洲定居者们称它们为“魔鬼”)损失尤其惨重,当地1.5%~2%的袋獾死于车流。研究发现,部分路段路毙发生率特别高,有一半路毙发生在10%的路段上,尤其是有陡坡、能见度差的路段。

塔斯马尼亚大学的曼纳·琼斯博士认为,路毙高发一定程度上是生态健康的标志。但是在某些情境下,路毙会加剧特定物种的灭绝,譬如上世纪90年代初在摇篮山—圣佳尔湖国家公园被封锁之前,路毙导致东部的狐獴几近绝迹,而那一带的袋獾在18个月里减少了一半。

  • 融雪盐成为间接杀手

路毙动物自倒下那一刻起,就成为附近天空盘旋的秃鹫和乌鸦、地上徘徊的狐狸等动物的口粮。食腐动物(靠进食腐肉维生的动物)多的地区,路毙的动物有时在几分钟内就被“清道夫”们叼走,无需多久就回归自然。但是糟糕的事情也时有发生,一只从天而降扑向路毙动物的秃鹫可能转眼就会在车流中成为新的受害者。

另外,许多国家在融化道路冰雪时普遍使用的工业用盐,也扮演了“野生动物杀手”的角色。在公路冰雪融化后,这些盐分大部分会随着雪水、雨水流向路边,但是有一部分盐分会沉积在路边振动带的凹槽里。振动带的作用是当司机偏离正常行车位置时,通过振动方式提醒驾驶员。可是当残留的盐分在振动带凹槽里板结形成硬块时,就会有野生动物前来舔食,补充盐分,结果可想而知。

加拿大一段公路路边振动带上有大片融雪盐板结,这些盐对野生动物诱惑很大,不少动物为舔上一口而丢了性命

2018年初,媒体称美国各地的公共建设工程部门正致力于减少冬季盐的使用,改用甜菜汁、糖浆等废料来增加路面的安全性。果真如此的话,笔者感觉动物中的“咸党”有救了,“甜党”或成最大输家。

  • 男司机更有意碾压爬行动物?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还有少部分路毙的发生是司机有意为之。美国《野生动物管理》杂志上刊登的《蓄意造就的车辆-野生动物碰撞事件》论文披露,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就有学者发现,在加拿大南安省等地的公路上,许多爬行动物死在了车辆一般不常走的路面上,由此引发了一些司机故意碾压爬行动物的推断。论文作者们在公路上摆放了假乌龟、假蛇和常见垃圾(如一次性杯子)等物品,记录下驾驶员的反应(命中、漏掉和解救),对结果进行分析后发现,有2.7%的司机有意压向诱饵,高于偶然压过去的几率。在试验现场他们也目睹有几名司机打方向盘加速朝诱饵开过去。

这篇论文还指出,在有意压向爬行动物方面,男司机比女司机更有攻击性,更可能进入“冒险模式”,如调整方向精准地驶向诱饵。

汽车猛于虎,2017年12月,一头8岁的老虎葬身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的公路上。

  • 各国逐步完善路毙信息系统

本世纪以来,许多国家加大了在野生动物路毙管理和研究方面的投入。

2008年,加国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交通部发布了《国家野生动物路毙辨识指南》,重点关注和保护该地区路毙动物名单上的常客——大型食肉动物和有蹄类动物,将路毙动物纳入了政府的野生动物事故报告系统(WARS)。

2009年以来,美国启动了路毙动物观察系统建设,招募有专业背景的观察人员提供路毙动物识别和定位等信息,然后上传到在网站上对外发布。例如由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建设的加州路毙动物观察系统,利用收集的路毙数据总结路毙发生地点、频次和规律,能够提高司机行车时的规避意识和预见性。

2012年起,英国卡迪夫大学牵头启动了名为“撞飞”的研究项目,收集来自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上公众发布的路毙动物信息,进行系统研究。

印度近年来公路建设速度很快,许多公路经过动物的保护区,而且大多数路段没有标志牌警告司机。2015年,印度名为ECG(环境保护组织)的非政府组织开展了PATH(“让动物安全通过公路”的英文首字母缩写)研究项目:一个野生动物保护团队在穆罕默德·萨利姆的带领下,耗时一个半月,跋涉1.7万公里,研究被撞死的僧帽猴、在享用路毙啮齿动物和鸟类时被撞死的胡狼和沙漠狐等,取得了丰富的一手资料。

澳大利亚某公司给越野车加装保险杠,让汽车撞到袋鼠等大型动物时能全身而退,网友称之为“土澳大杠”。

  • 架设“过街天桥”更有效

对司机们来说,现实难题是怎样避免动物路毙和给自身带来的威胁?北美司机一直视鹿类为公路大敌,美国财产保险公司“州立农场”给出了实用性建议:始终保持警觉,不清楚的路段打开远光灯;切勿紧急转向避让,急速下很容易失控翻车,看情况减速;每年10到12月是鹿群发情繁殖期,这个时段尤其要当心;看到一头鹿的时候,要当心附近可能有一群;最重要的是留心路边的动物标识,遵守限速规定,时刻系好安全带!

从管理者角度来看,除了通过宣传提高公众意识、减少公路附近的饮水和食物资源等措施外,世界各国共识是尽量提供安全的过境机制,利用交叉桥、地下通道等让野生动物平安过马路。技术方面,欧洲国家做得较好(详见本刊2013年10月刊《德国新技术防动物路毙》一文),加拿大和美国近些年也在跟进,例如美国有几个州投入使用道路动物探测系统(RADS),能根据地形探测200米以致更远距离内的动物,对司机提出预警。

加拿大班夫国家公园里某条马路修建了野生动物通道——拱桥

此外,建设公路过程中对附近林木清理,会导致成群生长的树木树冠之间不再有树枝相连,这么一来,树栖物种在转移活动区域时被迫到地面上穿越公路,这就增加了路毙几率。近年来,肯尼亚、英国和澳大利亚等为保护当地野生动物,在公路两旁的树冠之间架设了活动通道,便于疣猴和红松鼠等野生动物通过。这种通道可视为一种“过街天桥”,形式灵活,造价低。

澳大利亚纳朗塔普国家公园里,一只袋獾正在食用前一天路毙的小袋鼠。在该地区袋獾也是典型的路毙物种。

空中类似电线的装置是澳大利亚2007年在某些公路上方建造的绳梯,充当部分野生动物穿越公路的空中通道

夜间一只小袋鼯踩着这种绳梯过公路。

  • 美国立法允许食用路毙动物

还有一个问题是,动物路毙后怎么办?尽快转移走是当务之急,既能防止司机们分心,也能降低撞死食腐动物的风险。对此许多国家出动有处理资质的部门将其烧掉,或者运到垃圾填埋场埋了。但也有人想出了其他方式。

提起路毙动物的价值,一些人的本能想法是“吃”。但要把路毙动物做成口中食,至少需要经历如下三关。

一是卫生关。路毙动物必须确保无病害和疫情。二是法律关。在很多国家随便拉走路毙动物是违法行为。前些年在加拿大,路毙动物可以被捐赠给慈善团体。但2009年自然资源部表示停止这种做法,原因是“不清楚这些动物的健康状况和死因”。在美国阿拉斯加,路毙动物被视为州财产,司机必须向州警察或野生动物保护部门报告,“只要没被压得太扁”,就可将路毙动物交给慈善团体。截至2017年,全美有21个州立法允许食用路毙动物。

三是文化关。狩猎和汽车撞死的动物,在部分国家和地区的人们心中地位迥异。美国纽约州塞内卡动物园用路毙动物喂养肉食动物能被接受,但是数年前《纽约时报》对田纳西州议员试图推动食用路毙动物合法化的做法极尽嘲弄,一些民众面对路毙动物仍然“下不了口”。

国外学者在马路上放假青蛙、假蛇和一次性杯子等道具,来研究和分析司机的驾驶行为。

  • 路毙动物制成时尚配饰

来自英国阿伯丁郡的爱玛·威莱茨是个素食主义者,她用另一种方式开发出了路毙动物的价值——将路毙动物的毛皮剥下,制成时尚配饰。她的冷冻库里堆满了路毙狐狸、獾和野兔等。经过她巧手缝制出的毛皮袋有的能卖到6000多元人民币。她认为:“把这些路毙动物丢在路边是一种浪费,不如充分利用它们。我只是在用另一种方式保存它们。”

英国素食主义者爱玛·威莱茨手捧自己用路毙动物制作的毛皮手包

(本文撰写过程中参考了FT中文网、《纽约时报》《文化变革》《卫报》、state farm等网站,特此声明并致谢。)

(如需要转载,请注明作者及转自《环境与生活》杂志)

责编:叶晓婷

网编:吴燕芳


友情链接:90540   47369   42828   975   13295   19067   5298   99056   35908   50616   42639   41259   19667   84325   17170   16825   40301   14391   5521   35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