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张您的位置: 永盈会 > 主张 >

警惕当前的“逆绿色发展”倾向

发布时间:2018-04-03 13:26:21   来源:◎贾康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    浏览次数:306

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在这个发展过程中要实现绿色生产和消费,发展清洁能源产业。然而,目前却出现了弃风、弃光的“逆绿色发展”倾向,应该如何扭转呢?

主张2-贾康.jpg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 贾康 


滥用行政手段易产生副作用


在中国整个产业链、供应链、消费链上,不能一味地倚重行政手段。比如说,把一些厂子关掉,把一些烧煤的锅炉努力改成烧天然气等更清洁能源的锅炉。用行政手段去推动这些事情,非常容易产生副作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承认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政府要特别注意以经济手段内生地使千千万万的生产经营主体,从关心自己的物质利益出发,去努力节能降耗、减排治污、绿色发展,从而形成促进绿色能源生产和消费扩大份额的合力。


我们必须承认,这方面我们前些年是不合格的。本来应该通过配套改革价格形成机制,来促进绿色发展,来引导绿色能源的生产和消费比例向上走。


我的说法可能直率一点,在中国还可以预见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基础能源不得不以煤为主的这个基本国情下,我们将近40年的改革发展过程中却在基础能源的比价关系上出现了一种逆绿色发展的倾向。现在大家所使用的电,百分之七十几是煤烧出的火电,未来这个比重可以逐渐降低,但这是一个相对缓慢的过程。烧原油、天然气的发电不可能有多大的空间了,因为我们原油、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已高达65%左右。水电要努力发展,但是由于受到种种限制,它在整个电力供应中的比例反而是下降的。风电、光电在努力发展,其增长幅度很高,但是在全部电力里它所占的比例也只有几个百分点。


电价只是40年前的3倍


我们来看一下,过去这几十年,在不得不以煤为主继续发展的情况下,北京市的居民用电和其他物品的比价关系。我记得很清楚,改革开放初期,民用电一度是0.16元,现在是阶梯电价,每家电表第一阶梯里的电价是0.48元。也就是说,经过将近40年的变化,现在的电价仅相当于原来的3倍。但你看这么多年下来,老百姓其他物品的价位是多高?


比如,老百姓过日子的大白菜、西红柿、黄瓜,它的上涨幅度可能是几十倍,甚至上百倍。企业方面,企业用电的价格确实在提高,但是企业其他的各种支出——料工费、差旅费等价位的提高幅度又是100倍以上。


换句话说,我们的社会成员,企业主也好,普通百姓也好,他们对什么金贵什么不金贵,自己是非常清楚的。从经济学分析的框架来看,大家不太会去对节电精打细算,不太会把节电视为非常重要的事情,反而可能大手大脚地挥霍电能。在这种情况下,更多地用电就是在更多地耗煤,而燃煤所带来的污染是中国面临的一个具有挑战性的问题。这样一个逆绿色发展的比价关系和价格形成机制未来应该如何改变,的确是一个必须直面的真问题。


电力必须成为商品 竞争性入网


以电力部门为例,多少年前,中央就发出5号文件(编者注:2002年,国务院下发《电力体制改革方案》,提出政企分开、厂网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竞价上网的电力工业改革方向),电力部门的改革按照当时的方案非常清晰,但很遗憾,多年来实质性的改革推进乏善可陈。在十八大以后,中央再次发出文件要求推进电力部门改革。我观察,电力部门改革要解决的基本制度建设问题,就是怎样让电力回归商品属性。它在电力市场上如果按商品定位就要产生选择性和竞争性,以调动人们的潜力、活力。如果从机制上讲就是原来所说的竞价入网,无论怎么表述,电力必须是竞争性入网并成为商品。


在竞争性的环节上,除了煤电之外,应该政策支持的光电、风电等等,财政给予补贴,这个补贴应该是阳光化的,是对事不对人的。财政补贴支持绿色能源,让它更多地形成挤压煤电的态势,努力把生产方面绿色能源的潜力充分调动出来,渐进地改变我们整个电力供应的格局。


打破利益固化的藩篱


这个体系的改革如果处理得好,一方面把电价往下压低的力量会发生作用,另一方面可以渐进地引导电和其他产品的比价关系,在社会可接受的情况下,扭转原来比价关系里那种逆绿色发展的不良倾向。光电、风电等要进来(入网),还必须解决智能电网和分布式能源的供给配套。我也听到有些意见强调智能电网和分布式能源存在技术性障碍。但据我了解,这些其实不是最主要的障碍,主要还是因为有利益固化的藩篱,以种种借口拖延、阻碍其充分发展、创新发展去对接整个电力部门改革的局面。


凝聚共识 破解两个悖论


我们还听到不少风电、光电的企业说碰到了弃风、弃光的问题,一方面大家都想更多地用绿色能源,一方面已经形成的产能又要放弃。里面各种因素非常复杂,但是必须正视这个问题。我个人感觉它里面的制度问题、管理问题、技术问题是混在一起的,但是真正的出路一定是要以制度创新打开管理创新和科技创新的空间,从长远利益和全局利益出发去解决问题。


我觉得还要进一步考虑,怎么凝聚社会共识来破解整个体系运行中的两个悖论。第一个悖论就是,政府反复强调绿色发展,姿态上充分重视绿色发展,但是相关改革却步履维艰,不得不以行政手段为主,带出很多非常明显的副作用,这要及时总结经验教训。市场如何发挥充分作用始终是非常关键的第一个要考虑的。


另一个悖论,从公众利益的角度来说,也要形成一个共识。一方面很多人对雾霾等的抱怨不绝于耳,另一方面很多人一听到调整比价关系,电、水等在比价关系里要变得越来越金贵,就非常气愤,甚至要跳着脚骂娘。但是,我们要看到一个大趋势,由于资源的稀缺性,未来的电应该更贵,水应该更贵。现在国家推进水资源税的改革,为什么呢?就是不得不把用水主体的负担往上抬,促使大家节水。用电也是这样,你节电了,节水了,实际上就是在节省前端煤的消耗。所以,节电、节水的宣传应该全民讨论,让大家理性地发表意见。


主张2-2.jpg

由瞭望周刊社(瞭望智库)与中国能源研究会联合主办的“2018绿色能源发展论坛”1月25日在京举行。来自海内外的能源机构官员、知名专家学者和企业家,围绕“绿色改变中国”这一主题展开研讨。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中国科学院原院长路甬祥出席论坛并致辞。


政府要托住低端百姓的底


当然,在未来比价关系的变化过程中,政府要注意托住最底层百姓的实际生活水平。我国有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如果以后电或水等费用对低保成员的生活确实出现影响,要及时提高低保标准,使他们的实际生活水平不下降。另外,中产阶级以上的人要顺应这种比价关系的变化,调整自己的消费习惯,更多地注意节电节水等。这些合在一起,大家共同努力促进绿色发展,而绿色能源的发展需要全民的呼应。


【节选自作者1月25日在“2018绿色能源发展论坛”上的发言,标题为本刊所加。】


(如需要转载,请注明作者及转自《环境与生活》杂志)

责编:郑挺颖

网编:吴燕芳

友情链接:10468   27752   23817   55072   86570   21182   84284   43599   34952   32104   31152   10490   71179   17519   71767   83969   60051   20147   22412   1044